安徽最权威的政经文旅类高端刊物
美图美文美术美味,可读可品可赏可藏
首页 > 图库 > 人文纪实 > 徽州梦呓 /艺术摄影 - 人文纪实 -

徽州梦呓 /艺术摄影
2017-10-17 14:58:15   来源:安徽画报   

上一张
  分享到:
        我的徽州梦,不是一天就成为今天的样子。
 
        二十年前,初去皖南采风,那时的徽州,古韵更加浓厚。我住在徽州,是一座徽式大宅。我和那家人同吃同住,白天和朋友们四处拍摄采风,晚上,大家一起坐在中堂的火桶边,和那家的老人聊天。那是一个典型的徽州老人,满肚子故事,思维活跃,但个性中,又有着独属徽州人的聪慧和狡黠。
 
        和所有初入皖南的人一样,我对高耸的马头墙、幽深的祠堂、繁复的三雕、富有神性的傩戏,都充满好奇,那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我生活情境的审美,我的镜头下,也全是那些“符号性”的影像。那时满足的,是构图的简洁、画面
的唯美、风物人情的饱满。形式美,是我对徽州最初的、表面化的理解。那是一场华丽的梦。

        后来我进入媒体工作,多次深入皖南采访、拍摄。一次采访,碰到雨天,我一整天也出不了门,只能坐在大宅的中堂里,看雨水不停地从屋檐滑落,四水归堂,形成了一幕幕水帘。房间的光线很暗,空气湿漉而压抑,虽然那些横梁上的砖雕和窗棂上的木雕依旧精美,但我突然生出一股厌烦之气,突然觉得一切的厚重和繁复,都充满腐朽气息。我打伞走出去,巷子窄窄,弯弯曲曲,青石板路被雨水冲刷得油亮,一切都是灰、黑、白,只有围墙底部生起的点点青苔,仿佛是挣脱出的一丝绿意。那一刻,我好像落入时光的隧道中,体会到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的孤寂感。徽州在我心里,多出一层理解,是高大的、压抑的、潮湿的,散发着幽幽腐朽气息的。    

       那段时间,我实践过另种风格的徽州影像,色调普遍偏冷,画面压抑,我最多用到的元素,是牌坊、门楼、马头墙,那些元素构成的“徽州”,是所有喧嚣归于尘土的徽州,是富甲一方徽商凋敝后的徽州,是一个伤感的梦。 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可那似乎,又不是真的徽州,至少,不是今日的徽州。  文图 / 张东俊

作品名称:徽州梦呓 /艺术摄影

(VIP用户专享)

百万幅高质量原创作品十万多张商用版权图片,每日更新 500+,加入VIP会员下载。

VIP下载 收藏

特邀摄影师、设计师加盟安徽画报网并供稿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