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最权威的政经文旅类高端刊物
美图美文美术美味,可读可品可赏可藏
首页 > 图库 > 老照片 > 恢复高考四十载 擢英取优开新章 - 老照片 -

恢复高考四十载 擢英取优开新章
2017-07-05 10:58:42   来源:安徽画报   

上一张
  分享到:
        人世间没有绝望的处境,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。四十年前,恢复高考制度,为那时艰难处境下的人们提供了一道希望之光。万事万物都有裂痕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四十年来,无数考生奔涌前行,走向知识强国的大门。四十年一回首,入考场时意气风发,出考场时建设家国。
 
鹤冲天·记恢复高考四十年
 
学海校场,孤帆逐沧浪。
君子当自强,天行健!莫作柳七郎,寄盼龙头望。
以此论得丧?时代才俊,依约奋笔模样。
鲤跃龙门,改变今后航向。
人生状元郎,自鼓掌。
十二年昼夜不分,入考场,擢优上。
复考四十载,今夕难忘,且看考生主讲。



唐跃:幸得高考,跃马扬鞭
文 / 张治
 
        一个人懂的越多,才会对知识愈加景仰。唐跃,一位刚退休的安徽省文化厅副厅长,一位 1977 年高考史地科目满分的答卷者,更是一位每次路过大学门口都心怀景仰的求知者。
 
        梦回 1977 年,当时正在长丰县曹庵公社下放劳动的唐跃,猛然间从公社大喇叭里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,整个心都不可抑制地激动起来。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投入石子,求知的心被一点点漾开,一股强烈的学习意识充斥胸腔。“得知恢复高考的时候正在地里干活,当时我就意识到,恢复高考等于是给自己指了一条路,并且是自己很想走的一条路。”唐跃说。
 
        1977 年的高考,这场战役来得措手不及,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“我们那个年代,可以看到的资料和书籍并不多,学习的途径很少,记得我当时喜欢唐诗宋词,都是看别人那里有就想办法借过来,抄在自己笔记本上。那个时候一听说新华书店有新书上架,都是连夜跑过去等着买。”唐跃在高考前一个月回到了合肥,只要知道哪里有课就往哪跑,能学到什么就学什么。“按照现在的说法,当时大部分人都是裸考,只有靠拼老本。”
 
        踏出考场的那一刻,他知道:地里的庄稼,该收了。凭借着下放四年坚持看书的功底,唐跃以总分 318、历史满分、合肥市前十名的成绩跨进了他一直景仰的大学之门。“记得当时北大和清华在安徽省各自就招一个人,复旦招四个,当时很想报复旦大学历史系,但是为了保险起见,没敢报。”
 
        一梦四十年,回忆多感怀。幸得高考,才能跃马扬鞭,驰骋自如。“1977 年恢复高考制度后,整个社会风气开始变得重视学习了,知识的价值才得以尊重。这不光改变个人的命运,也改变国家的命运,真正走出来了一条知识建设祖国的道路。”唐跃非常感慨地告诉记者,他希望现在的高考能够回归本意,而不是变成出题者与考生之间较量的一项技术活。只有真正地遵从本心,沉淀下来,才能学到有价值的知识。
 
 
 
 
周葆生:复习 20 多天金榜题名
文 / 于彩丽
 
        1974 年春,周葆生从淮南三中高中毕业后,被分配到寿县窑口公社插队。“3 月 4 号,浩浩荡荡一车人,由带队老师送去,那场面我到现在还记得。”当时去农村插队的周葆生,对恢复高考是抱有期待的,但具体是哪一年,哪一天,谁也没敢多想。
 
        插队期间,知青们和生产队农民一起干农活,“很累,累到几乎没有时间和精力看书。”在这种情况下,周葆生仍然没有放弃读书。1977 年 10 月 21 日,恢复高考的消息一经报纸发布,很快在国内传播开来。“那时候都是口口相传,我知道算是晚的了,大概在 10 月底才听说。”高中成绩一直很优秀的周葆生,听到消息很兴奋,在咨询老师之后,报名了理科高考。 但不幸的是,11 月初,就在周葆生报名刚结束,她的父亲因病住院了。“病得很重,我不得不离开公社到医院照顾父亲。一直到 12 月父亲出院,我才又回到公社。”那时候,距离高考仅剩下 20 多天了,周葆生白天干活,晚上才能抽空看书,“20多天,书都没有完整看一遍,因为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,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高考了,但又怕考不上耽误生产队的活,所以压力很大。”
 
        周葆生很幸运,第一年就考上了大学,被安徽农学院(现安徽农业大学)农学专业录取,但直到大学第一学期结束,她才知道自己高考考了 210 多分。“那时候不像现在可以网站或者电话查分,只有拿到录取通知书才知道有没有被录取。”周葆生说,收到录取通知书时,并不觉得很高兴,“当时的目标是厦门大学,总分 400 分,我这个分数应该说很低,如果不是家里出事,可能还会考得再好一点。”
 
        1978 年 2 月底,22 岁的周葆生就这样进了大学。她清楚地记得,当时班级有 30 人,但年龄差别非常大。“最大的 1947 年出生,最小的一个同学是 1960 年出生,高中毕业就赶上高考的。”大学毕业后,周葆生选择了留校教书,一待就是 30 多年。从安徽农业大学图书馆馆长的位置上退休之后,周葆生受聘成为学校研究生教育教学督导,“如果没有高考,也不一定就会比现在好或差,但读了大学以后,人生轨迹会大大改变,就像读《马克思传》悟出的道理一样,做好我们所能做的,才没有遗憾。”
 
 
 
 
周荣庭 :大学带给我一个全新的世界
文 / 于彩丽
 
        “儿进科大,要听党话;五载寒窗,勤攻善读;红专并进,报国报家。”1987 年,周荣庭以高分考入科大,赴合肥就读大学之际,父亲在送给他的笔记本上作了上述“打油诗”作为指示。
 
        回想起高考,周荣庭称,完全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,也彻底颠覆了他的宇宙观。
 
        周荣庭来自浙江东阳的一个农村,他的父亲酷爱读书,每逢农闲,就去县城图书馆做临时工。因父亲的缘故,周荣庭经常到图书馆看书,这激发了他对知识的渴望。“《2001 漫游太空》,是一部缩减本儿童科幻,其中一篇文章完全颠覆了我的宇宙观,让我对物理非常感兴趣。”
 
        30 年前的高考时间在 7 月份,“当时非常热,不像现在都有空调风扇。学校就安排我们把冰块运到考场,以起到降温的目的。”
 
        采访中,周荣庭笑称,自己体型偏瘦,父亲怕他干不了农活,已经提前为他安排好了裁缝的工作。然而,就在他 18 岁那年,却以 584 分东阳二中全年级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大学。
 
        周荣庭回忆,各科基本上能做到书都会背的程度,包括物理化学。1987 年高考,物理全国平均分仅为 19 分,而他考了 75分,远远超出平均分 56 分。“那年高考结束,两个非常好的朋友都落榜了,晚上散步,共同分享心得,我说化学基本上都会背,他们都不相信,结果一路上我就把化学从头到尾讲给他们听。”因为对物理有着浓厚兴趣,周荣庭在高考填志愿时选择了物理系较强的中科大。
 
        9 月 1 日,就在周荣庭要去大学报到的前一天,他收到了父亲的“指示”—— 一个笔记本的首页上作的一首“打油诗”。30年过去,纸张已经泛黄,但父亲的指示早已深植周荣庭的心中。
 
        “当时对我的触动也蛮大的,我进学校以后,就一直听从父亲的指示,多年来也能够保持红专并进。”
        到大学报到时,为了节省成本,周荣庭的父亲只把他送到义乌火车站,由一个同乡校友、现任中科大常务副校长、潘建伟的父亲送他们去科大。
 
        周荣庭现为中科大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执行主任,如今回想起高考,他称,自己的人生轨迹完全是高考改变的,“到科大以后带给我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,一方面学习感兴趣的课程,另一方面到图书馆阅读大量的书,小时候受传统思想影响很重,上了大学以后,也能够了解到来自西方文化的一些精华。”
 
 
 
 
张平:高考是人生一次重要的选择
文 / 于彩丽
 
        “十年寒窗苦”,但在张平看来,自己的高考却是比较轻松的。
 
        张平出生在内蒙古包头,于 1997 年参加高考,以自治区前百名成绩考入中科大物理系,毕业后选择留校工作,现为中科大校团委书记。
 
        回想起高中生活,张平称“挺轻松”,直到高三还能和同学们抽空去踢踢足球,做一些课外活动。“不过有时候也会大家聚到一起学习,互相交流和鼓励。”
 
        1997 年,高考还是估分填志愿,张平称,如果估分不准,估分太高很有可能就落榜了,估分太低就亏了,估分比较考验一个人对自己的准确定位。
 
        张平当时给自己估了 570 分,在全校算比较高的分数。当时电话没有普及,几乎没有电脑,有一天晚上,班主任通知去学校领成绩单,张平才知道分数。“当时觉得正常发挥吧,但也有些遗憾,高考分数是全校第二,不过后来才知道,当年自治区状元分数是 625,我考了 578 分,大概在自治区六七十名。当年分数线最高的学校好像是清华,550 左右,但我通过仔细比较,还是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中国科大。”张平笑着说道,现在看来,选择科大,是一个非常重要而正确的选择。
 
        据张平介绍,来合肥上大学是他第一次“南下”,而这一待就是 20 年。“因为我是北方人,一开始来合肥感觉很不适应,冬天湿冷,夏天太热,经常晚上一两点睡不着。”如今,张平已经适应了南方的气候,并深深喜爱上了这座城市。
 
        “包头是工业城市,如果没有高考,我现在可能也跟工厂里那些工人一样打工吧。”张平打心底感激高考,“进入大学,除了学习知识,更多的是开阔视野,与不同的思想交流碰撞,了解中华文化的丰富多彩,增强民族自豪感。”
 

相关图集

作品名称:恢复高考四十载 擢英取优开新章

(VIP用户专享)

百万幅高质量原创作品十万多张商用版权图片,每日更新 500+,加入VIP会员下载。

VIP下载 收藏

特邀摄影师、设计师加盟安徽画报网并供稿作品。